台媒:在美国的台湾人是同胞 在大陆的就不是?

台媒:在美国的台湾人是同胞 在大陆的就不是?
原题 台媒:在美国的台湾人是同胞,在大陆的就不是?  长住美国的夫妻返台后确诊,岛内民众质疑其为已知症状但未通报,且为享医疗之便才回台。对此,台湾行政部门负责人苏贞昌说,他们终究是想回家园的台湾人,让岛内的民众别太计较。台湾“中时电子报”宣布快评指出,相对2月3日武汉台胞返台后,民进党当局称其中有1名确诊病例,苏贞昌其时呵斥“彻底走样,今后别想矇混过关”,真是此一时彼一时。  快评指出,旅美夫妻搭机返台,成为第393位和第384位确诊病例,同班机至今12人染疫,且过后得悉妇人无健保,回台诊治的200多万元新台币的费用只能由岛内民众买单。台胞海外染疫,第一时间想回家园医治,乃人之常情。问题不在这对夫妻,而是岛内执政者的心态及准则。  快评指出,隐秘疫情危及旁人,道德上确实说不过去,以法令制衡便可,从情理上也没什么可说的。要点就在于执政者常以偏颇心态施政,就会形成偏颇的结果。  民进党长时间“仇中反中”,导致不少绿营人士视在陆台商为“亲中人士”。此前,民进党当局视台商回流对拼经济奉献大,但是疫情当时时,台商、陆配乃至孩子,却一再被轻视。如此作为,不由令人质疑,莫非住美国的台湾人是同胞,住在大陆的就不是?  作者:张亚静

庐陵文明概念的诞生和建立

庐陵文明概念的诞生和建立
城南庐陵老街牌坊古称庐陵的吉安具有千年光辉,可庐陵文明的称号诞生不过20余年。作为一种地域文明的概念,不是哪位威望确认的,更不是行政单位命名的。而是或因行政区域,或因地舆方位,或因杰出特征,在某个前史时期被学术界提出,得到公认才盛行。但条件是要有悠长的前史和典型的共性特征,有代表性人物或人文现象,并得到前史的查验和人们的认可,在长期的开展过程中逐渐构成,到了必定的阶段人们达成了一致,才会确认和撒播。庐陵文明的概念具有这些条件,就应运而生了。庐陵文明的概念何时“出炉”和“闪亮上台”?怎样被人们认可的?现在尚无威望发布。据我所知,早就有此称谓。20世纪80年代中期,吉安师专就有教师提出研讨庐陵前史文明,以名人为主,但仅仅限于学术界较小的规模内。真实盛行开来,始于20世纪90年代中期。江西新闻宣扬和文明教育界的专家建议了继续数年的大评论,讨论怎么总结赣文明经历,怎么在新时期宏扬、开发赣文明。《江西日报》拓荒了专版,举办过专题学术评论会,出书过论文集。其时,什么是赣文明?有没有赣文明之说?江西文明能不能称赣文明?赣文明的意义是什么?专家们各持己见。但都认同一个史实,便是赣文明的首要支柱,一是庐陵文明,一是临川文明,还有豫章文明等。经过媒体的宣扬,庐陵文明之名被更多的人知晓。1996年春,吉安师专召开了初次吉安名人研讨会,由我的教师刘文源和同学彭犀帧等建议和安排,我参加了会议。一起还建立了研讨会,逐渐向外推介庐陵文明这个称号。那时,吉安有的人不认同。我记住,学者们计划像省里研讨赣文明那样,在吉安的报纸、电视台介绍一下庐陵文明,开设专栏,因定见不合而停滞。首要理由是有人把庐陵文明限于古代庐陵县规模,说秦汉时新干和安福和庐陵县一起存在,庐陵文明不能包含现全吉安市规模。但这观念难以建立,由于庐陵在汉末升为郡、隋代改为吉州后,新干和安福的归属发生了改变,不只仅秦时并排的局势,而是长期的从属关系。经后来的研讨不断推动,庐陵文明的规模包含全吉安市辖区的观念,得到遍及认同。为此,吉安宣扬文明部分和学术界不断尽力,不断推出研讨成果。尤其是2001年春,吉州区为筹建城北庐陵文明生态园,请吉安县籍闻名前史学家周銮书先生作庐陵文明学术报告,反响强烈,引起市委领导注重和注重,请周先生再给市直单位干部做专题报告,继而到6个县宣讲,引起轰动,影响深广。我随同恩师,参加了好几场报告会,收获颇丰。十多年曩昔,庐陵文明的概念不只被吉安党政界及社会各界所承受,也得到了外界以及各级理论学术界的认可。那为什么吉安传统文明称为庐陵文明,而不称吉州或吉安文明呢?我以为有这几个原因:首要,秦初就有庐陵县名,汉末升格为庐陵郡,所辖区域包含了今吉安多半面积,作为行政称号出现在史书中2200多年。吉州之名出现在隋朝,吉安之名出现在元代,别离比庐陵之名晚了800多年、1500多年。如称吉安或吉州文明,无法统领前史。其次是自从秦汉到隋初设吉州之前的800多年间,赣中一向称庐陵县或郡。不论今后是吉州仍是吉安府,庐陵作为首县之名没变,庐陵城一向是州、府的行政驻地;庐陵县1914年改为吉安县,1979年才从县治所迁往宽厚镇,2000年才设吉州区,这都是近百年间才有的事。所以庐陵城自古便是区域中心,历代文明名人来吉安,都在城中留下了脚印,也给他们留下了形象,然后对外推介庐陵之名。但庐陵文明的概念得到世人认可最首要的要素,是具有比较明显的地方特征和人文特征。那便是唐代后期至清代中期千年之中,文明昌盛,人才济济,不是一两个,而是一代代、一群群,他们“文章节义偏重”,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力。这些名人伟士的家园属古庐陵郡规模,虽然后来分设了不同的县,仍喜爱说自己是庐陵人,常在诗文中描绘庐陵风情。尤以欧公在名作《醉翁亭记》中所言“太守谓谁?庐陵欧阳修也”最为闻名;文天祥更是在诗文中重复说到家园,最有名的一句是“死无愧庐陵”;吉水人杨万里、解缙,泰和人杨士奇等闻名人物都是如此。庐陵之名随同这些名人及其名作名扬天下,便是所谓的“地以人传”。代代吉安后嗣也以自己是庐陵先贤的同乡而自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