挫折不是结局,是下一程的起点

挫折不是结局,是下一程的起点
1    小时候的我,很怕考试。    考试自身倒没什么可怕的,无非是几张纸,上面印着几道题,写写算算就完毕了。可这几张纸上承载的东西,重得让人喘不过气来。考得好,天然好;考得欠好,则意味着失利。而“失利”這两个字,像黑洞,像深渊,里边塞满了“你欠好”“你不行”,乃至“你有罪”的负面点评。    一想起这些,我的心思防地就会全面溃散,终究发展为生理体现,导致我每次临考时,都要去医院输液。    爸爸妈妈疼爱,不止一次劝导我:“放宽心,这次考欠好,还有下次嘛。”他们不劝导还好,一劝导,我就想到如此折磨人的事竟然“还有下次”,就愈加痛不欲生。    是的,那时的我,最期望的事,便是有一次“终极大考”,考完这次,往后再也不必考试。最好还能把优异的成果印在脑门上,后边加一段相似“盖棺论定”的评语:该生经“终极大考”判定,很聪明、很行、很优异,并且会一向这么优异下去,往后谁也不要再考他!    但是一切都是梦想,梦想往后,我又进医院了。    2    那天输液时,周围的病床上躺着一个妈妈,她的老公跟不满两岁的孩子陪在她身边。看姿态小孩还没学会走路,走两步摔一跤,在妈妈的鼓舞下,爬起来,再走再摔。看他跌倒后也不哭闹,仅仅将寻求辅导的目光投向身边的人,呆呆的姿态很心爱,我和母亲都笑了。    母亲对我说:“你小时候也是这样学走路的,磕磕绊绊,但从没哭过。由于在孩子的眼里,没有什么胜败的概念。无非是这次没走好,站起来再试试其他的走法算了。”    我若有所思。母亲转而问道:“咱们来猜猜,假如这个孩子某一次走得不错,便像你期望的那样,得到一个终极点评——这个小孩走得很棒,往后不必再走了。那后来将会怎样?”    我信口开河:“那他或许一辈子都学不会走路。”    母亲接下来说了一番让我受用终身的话:“人从出世到长大,其实会遇到无数次考试。但是考试并不是对过去的鉴定,而是对未来的辅导。这次筷子没用对,下次你就知道不能这样用筷子了。这次在这里摔了跤,下次路过期,你就会告知自己当心点或绕开它去走另一条路。人都是这么一点一点生长起来的。但假如你回绝失利,你一起也就回绝了环境给你的反应。没有反应的人生,终将一事无成。”    3    后来,我在一次次的失利中学习,在一次次的反应中纠正,历经无数次考试,读了大学,念了研究生,才知道母亲所讲的正是“生长型思想”。    所谓生长型思想,便是把自己看作一条活动的河流,信任人的才能绝非原封不动的,而是不断进步的。进步才能的方法,正是经过不断阅历检测,查找可进步的点,承受环境给你的一次次反应,奔腾向前。    具有生长型思想的人,更介意的是反应,对外界的议论和点评并不挂怀,由于议论和点评议论的都是过往,只要反应指引着你的未来。    与生长型思想相反的,是“僵固型思想”。具有僵固型思想的人,会把应战看作“证明自己或许不行”的危险,因此逃避应战;而秉持生长型思想的人,会把应战看作进步才能的时机,从而迎候和拥抱应战。    在这个国际上有两种游戏:一种叫“有限游戏”,玩家的主旨是赢得成功;而另一种叫“无限游戏”,里边或许也蕴藏着一次次小规模的有限游戏。参加无限游戏的玩家,全程的主旨只要一个:活下去,更好地活下去。    人生便是这样一场无限游戏。    只要在有限游戏中,才存在谁成功、谁失利的说法。而在无限游戏中,没有一蹴即至的成功,更没有肯定停止的失利,不存在永久的巅峰,更不存在爬不出来的深渊。漫绵长路上,有的仅仅一次次的提示、一次次的学习、一次次的反应,以及仔细承受反应后持续前行的你。    正如英国前首相丘吉尔在一次打败后宣布全国演讲时所说的一句话:“咱们这次确实失利了,但这次失利之中,蕴含着一种成功。”    也正如法国哲学家阿尔贝·加缪那句广为传诵的名言:“在寒冬,我总算知道,我身上有一个不行打败的夏天。”

Writ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